首页  |  新热  |  书单  |  随机  |  求书  |  繁體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它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词条内容: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丝绸之路是起始于古代中国,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最初的作用是运输古代中国出产的丝绸、瓷器等商品,后来成为东方与西方之间在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陆上丝绸之路,是指西汉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开辟的以首都长安(今西安)为起点,以罗马为终点,全长6440公里。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从中国东南沿海,经过中南半岛和南海诸国,穿过印度洋,进入红海,抵达东非和欧洲。

对于中国来说,一带一路主要解决中国当前的几大问题:1、产能过剩、外汇资产过剩;2、中国油气资源、矿产资源对国外的依存度高;3、中国的工业和基础设施集中于沿海,如果遇到外部打击,容易失去核心设施;4、中国边境地区整体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期,邻国与中国加强合作的意愿普遍上升。5、通过一带一路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一定的推动力。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中国作为一个海陆兼备的大国,很难把自己彻底的融入某一个体系,最好的方法就是以自己为中心,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经济体系,姑且称为中华体系。中华体系的最大特点是海陆都能玩,向西,是广袤的欧亚大陆腹地,向东,则是全球最大的太平洋,欧亚大陆拥有全球最丰富的资源,太平洋被世界经济最有活力的一批国家包围着。地处这样的环境,中国很难只看一个方向,因此一带一路就这么巧妙地成为一个横跨欧亚大陆,南下三大洋的宏伟计划。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陆地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国建设中华体系陆域部分的核心。过去苏联努力建立的陆地体系似乎被中国在尝试恢复。当中国、印度、俄罗斯这样的陆地大国成为今后世界的主要经济体时,陆地体系才有了和海洋体系博弈的基础。中国尝试恢复这样的经济体系特别重视俄罗斯和印度这两个大国,这是一个好的做法,但是能否真正让这两个大国放下芥蒂,共同谋划欧亚大陆的复兴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新疆是连接中国本部和亚欧大陆中心以及欧洲的必经之路,在一带一路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资源上来看,新疆矿产资源、能源储量丰富,也是中亚天然气进入中国的大门。从人力资源来看,新疆年轻人数量众多,发展面向中亚乃至中东伊斯兰市场的加工工业具有非常好的人口红利。新疆是中国面向伊斯兰市场最前沿和基础最雄厚的地区。不过问题在于,如何在开放新疆的同时,处理好极端思想、非法传教、武器、毒品流入也是新疆发展的一大矛盾。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中亚作为丝绸之路陆路上的十字路口,其安全和稳定是最重要,而且是最让人担心的。苏联解体后,亚欧大陆中部留下巨大的中空地带,莫斯科的权力在这里消失了,而北京、华盛顿、布鲁塞尔的权力没能迅速填补空白。除了哈萨克斯坦,其他中亚这些国家实力弱小,政府力量薄弱,难以压制少数民族的分裂势头,因而中亚成为了亚欧大陆上新的巴尔干。所以对于中国来说,只是绕道哈萨克斯坦去欧洲,还是努力去改造中亚地区,是一个重要的选择。

海上丝绸之路则一定要提到两个港口。一个是中国和巴基斯坦已经建设完成的瓜德尔港,另一个是马来西亚和中国正在合建的马六甲新港口皇京港。这两个港口,目的性很一致,主要是为了解决中国的能源物资的运输问题。而能源运输则包括运输成本问题和运输安全问题。这两个港口的投入使用,不仅中国以后的海上运输有了更多的选择,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也会直接从中获得丰厚的利益。

《一带一路》封面图片

除了中亚问题,巴尔干半岛、土耳其、中东,这三个地区也是中国在实施一带一路时最需要费时间和精力考虑的问题。这三个地区位于一带一路的中间位置,不稳定性直接会影响整盘棋如何去下,而外国一些媒体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产生的担忧也主要集中在这块区域中国是否有能力搞定。特别是土耳其一直有着大突厥的梦想,而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的政治倾向和宗教倾向的不确定性之后都会成为中国需要认真思考和决断的地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