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热  |  书单  |  随机  |  求书  |  繁體

《我们为什么会说脏话?》埃玛·伯恩【文字版_PDF电子书_下载】

《我们为什么会说脏话?》封面图片

内容简介:

从小我们就被教导,说脏话不好、不文明。在地球上有人类居住的绝大部分地区,说脏话都是一种禁忌行为。

可是有些时候,我们依然会忍不住说脏话,那句“忍不住爆粗口”就是明证。

为什么我们明知说脏话是禁忌行为,却依然忍不住做这件事?

说脏话是人类的本能吗?

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脏话?

一般我们会在什么时候说脏话?

男人和女人说的脏话有何不同?

说脏话,对我们有什么益处?

以上这些问题都可以在《我们为什么会说脏话?》这本书中找到答案。作者埃玛•伯恩作为一名科研领域的特立独行者,以极高的热情、非正统的研究方式对“说脏话”这个不正经的话题展开了有趣的研究。她结合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心理学等学科的知识,研究了脏话进化的历史,以及说脏话对于我们身体及精神方面的影响,让人耳目一新。。

打开这本书,欢迎进入脏话的神奇科学世界。

作者简介:

埃玛•伯恩,为BBC、《科学》、《英国医学杂志》、《金融时报》、《福布斯》供稿,现居住在伦敦。《我们为什么会说脏话?》是她的第一本书。

目  录:

写在前面“骂娘”——你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

1****** 爱说脏话的大脑: 神经科学与脏话

神经科学上有好些个重大突破都并非借助于什么高明的手段,而是靠在人头上钻一个洞瞧瞧,或跑一家疯人院看看,当然也少不了满嘴喷脏话。在归纳大脑的功能和结构方面,神经科学对于我们理解脏话大有裨益。其实这两者算是互惠互利——了解脏话行为的发生与起源,反过来也可供我们用来推测大脑的结构。

*2***** “肏,疼呀!”: 疼痛与脏话

站在原处听着对方滔滔不绝地爆粗口毕竟并非易事——脏话之激烈的确使得它们难以入耳。但是在切实理解了脏话和病痛、看过了卡尔失去一侧睾丸的经历之后,我们应该认识到脏话对于应对这类破事有多重要了吧!如果我们因为朋友说话难听就敬而远之, 那么得扪心自问:我们待人是真诚的吗?

**3**** 抽动秽语综合征,又: 为什么不该把本章放进书中

抽动秽语综合征不是一个人“出口成脏”的笑谈。它是一种悲惨而又神秘的疾病,是切切实实给人带来不幸的一个存在。在曼彻斯特大学,有位希瑟•史密斯博士采访了数名年轻的抽动秽语综合征患者。 采访记录中就有一名十几岁的孩子说道:“我感觉自己不再像人了, 只是一台胡摔东西、乱喊乱叫的机器。”一个孩子用这种方式看待自己,真是一件可怕而孤独的事情。

***4*** 作风问题: 工作场所的脏话

从取笑、侮辱人的话出口,听着的人手捧心口一声惊呼,到判定刚刚所说话的本质, 在这当中存在着不匹配、不同步,一如我们对于脏话的反应——情感反应在先,理性分析在后。在现实中情况还要复杂,因为不少拿人开涮的话里都带着脏词,这就要求开玩笑者有赌徒般的自信:话讲得越过分越难听,玩笑开得才能越大,当然可能造成的后果也更严重。

****5** “瞧你这只臭猴子!”: (其他)灵长类也说脏话

我的猜想是:脏话出现年代在远古,并且是促使语言形成的因素之一。假若我们一开始没有学会说脏话的技能,恐怕人类便不会像今天这般繁盛过于其他灵长类。如果人类社会不存在脏话,那么我们之间一旦发生冲突估计就得同我们的动物近亲一样,全靠撕咬、威胁还有扔屎解决了。

*****6* 淑女不宜: 性别与脏话

女子生性纯洁不爱骂脏话,可以说只不过是男性持有的成见或幻想,并不符合现实。实际上只要年龄、阶层和情态基本匹配,男女之间的脏话行为是没有太大差别的。正如苏珊•休斯博士所指出的一样,如果是“古董鉴赏大会”,那么到场男性专家开口肯定不乏“惊艳”“靓丽”“怡情”这般文雅的词语;而奥斯萨尔社区中心的妇女之间叽叽喳喳起来,说不定修路工人也要害臊。

******7Schieβe,Merde,Cachau : 其他语言的脏话

从研究来看,少年人学外语,勤于学脏话;青年人学外语,乐于用脏话;中年人学外语,有心无心,一样学得来脏话,同时还能将其适当地加以运用。

总结

致谢

参考资料

注释

已经过安全软件检测无毒,请您放心下载。

猜你喜欢

NO REPLY